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网站首页  

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模温机,吹瓶机,制袋机,植保无人机

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详情咨询客服QQ:553987032
有事儿您Q我!
?
公司资讯
产品试用
一女子沉迷阴谋论拒绝打疫苗一个月后死于新冠!阴谋论在欧美国家
发布时间:2021-11-23       

  “法国24”新闻网报道了马修的故事。从马修记事起,他的父亲就一直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喜欢低俗的笑话和各种小道消息。

  “他告诉我说,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报告证明,希拉里·克林顿曾折磨婴儿,并喝他们的血以保持永生。那刻,我百分之两百确定,我失去了我的父亲。”马修回忆道,“他完了,他掉进了阴谋论的陷阱,我再也见不到以前的父亲了。”

  马修表示,父亲沉迷于在网上搜看各种阴谋论信息,往往是因为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一些变故:比如财务状况崩溃了、跟家人关系不好、被诊断出患有某种疾病、退休了……父亲身边没有多少朋友,每当这种令人难过的事情发生,阴谋论似乎能给他带来慰藉。

  “我觉得我也有责任。因为很多人在感到孤独时,都会陷入这种境地。”马修说,他的父亲甚至已经成为某种程度的“阴谋论专家”。

  ▲沉迷阴谋论的人认为,精英阶层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信仰者。英国广播公司视频报道

  马修说,本来他的父亲一开始只是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一些与阴谋论相关的链接。“后来,他开始将链接私信给我,说气候变暖是一个骗局之类的话。”

  再后来,马修父亲的社交媒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离谱。“他张贴了一些政客脖子上缠着绳子的照片,还说米歇尔·奥巴马是变性人等等。”

  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当地暴发,马修病倒了,他十分肯定自己感染了新冠。但当他向父亲诉说了自己的担忧后,他的父亲却说:“哦,你是说你得了‘感冒’吗?”

  那时,马修的父亲已经成为了阴谋论的“超级传播者”,他不相信新冠病毒的存在,认为这是政府的谎言,并疯狂地在网上分享各种与口罩和疫苗相关的错误信息。

  就从那时起,马修决定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解除与父亲的好友关系。“我实在是受不了了。”马修说。

  ▲沉迷阴谋论的人认为,世界处于邪恶的精英人士统治之下。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报道称,马修将跟父亲的交流保持在最低限度,“我们仍然保持着联系,因为我知道他病了,但我再也不愿和他多说话,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了他”。

  对于马修来说,他可能还只是在精神上失去了父亲,但对于生活在英国的艾比·吉布斯一家来说,他们却是真正失去了自己的家人。

  据英国《镜报》报道,一名24岁的年轻母亲艾比,在迷上阴谋论后拒绝接种疫苗,死于新冠。

  艾比在2021年9月初感染了新冠病毒后,在北达勒姆大学医院接受了重症监护。在那里,她花了17天与病毒作斗争。

  “艾比本应该和我在同一天去接种疫苗的,但她对阴谋论十分沉迷,表示坚决不去。”她的母亲哭诉道,“结果在她因为感染新冠入院后的第一天,她就对我说:‘妈妈,我真希望我去接种了疫苗——这是我犯过的最严重的错误。’”

  在艾比生命垂危之际,她只能通过视频与她的孩子和家人交流。她的母亲表示,艾比尽可能地在跟家人多说话,想努力地活下去,可她的病情一直在恶化。

  她的家人说:“她在重症监护室时,还在网上订购了不少衣服——她正在为孩子们做安排。她说一定要照顾好孩子,确保他们能过上最好的生活。”

  据《镜报》报道,“迷失”这个词,经常被家中有阴谋论沉迷者的家庭使用。他们表示,自己的亲人迷失了。

  “不久前,一位母亲告诉我,她正在为自己的儿子‘哀悼’,即使他还活着。”法国UNADFI组织的发言人帕斯卡尔·杜瓦尔说,“这太令人难过了。”据悉,该组织由法国政府资助,负责协调家庭关系,其目的是获取有关或各类极端精神团体的相关信息,为受害者提供预防和援助,并致力于帮助阴谋论的受害者及其家人。

  “这些家庭正经历着巨大的痛苦。如果有人陷入阴谋论,他的家人、亲朋,是第一个受苦的人。”帕斯卡尔·杜瓦尔说:“当这些家人、亲朋联系我们时,他们往往都会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和我断了联系’‘我们没法再沟通了’‘这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真的很想寻求帮助。”

  据杜瓦尔介绍,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联系UNADFI的人数猛增。“去年,我们收到了4323份帮助请求,比前一年增加了12%。”

  “当发生大规模灾难时,我们总是能看到各种阴谋论开始泛滥。”杜瓦尔说,“这是因为人们害怕或沮丧,难以接受现实。因此,他们寻找替代的——或者更‘可信’的方法来解释这场灾难,或将其归咎于某个人。一旦一个人开始访问阴谋论网站,这种信念往往会成倍增加。因为这个人的态度,再加上互联网的算法,将持续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阴谋论信息,就像滚雪球效应一样。”

  杜瓦尔还表示,阴谋论在隔绝信息、操纵和最终控制受害者的方式上与极端精神团体没有什么不同。“无论是极端精神团体运动还是阴谋论,我们总是能看到这种断绝联系的情况。它完全撕裂了这些家庭。”

?